【一】01

暴风截屏20100216223131
六畳,无浴室,到大学需步行十分钟。
已建二十五年,房租三万八千日元。
墙壁很薄。隔音很差。
房客均为学生。
房间朝向是朝阳炫目的东方。
去年我考上美大,离开东京。
为学校周围尽是农田而吃惊。
为自己做的饭很难吃而吃惊。
为澡堂的洗澡费很贵而吃惊。
为课业的繁重而吃惊。
不过,现在这一切,我都习以为常了。
——竹本佑太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22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36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29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41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44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52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55
——神秘的森田忍。
暴风截屏20100216214748
暴风截屏20100216214920
暴风截屏20100216214923
暴风截屏20100216214929
由于睡懒觉等等原因拖欠大一学分,马上将成为七年级学生的森田忍。
暴风截屏20100216214954
暴风截屏20100216215015
艰难的叫醒仪式。(可怜的竹本TAT)
暴风截屏20100216215157
暴风截屏20100216215222
暴风截屏20100216215429
森田你为何这么能睡,竹本没办法只好自己一个人赶去考试,临行前..
暴风截屏20100216215443
结果森田“哗”地一下跳了起来..
暴风截屏20100216215455
抢了竹本的传说中的滑板车跑了..
暴风截屏20100216215500
飞奔在校园中的森田..校园的限速牌就是个抽象概念吧..
暴风截屏20100216215546
暴风截屏20100216215600
暴风截屏20100216215614
另一方面,去到车站接阿久的花本老师..
暴风截屏20100216215123
暴风截屏20100216215416
本来还准备镇定的抽烟,结果看到阿久站在火车门口处的脑袋,马上飞奔过露出溺爱的表情(就是个侄女控= =)
暴风截屏20100216215427
向被森田虐的真山和竹本介绍阿久。
暴风截屏20100216215914
暴风截屏20100216215917
于是真山准备跟阿久握个手套近乎..结果..
暴风截屏20100216215927
被花本老师的强力握手给挡住了,啊哼哼哼哼,你小子想对阿久做啥都要通过老师我!
暴风截屏20100216215952
暴风截屏20100216220013
暴风截屏20100216220057
暴风截屏20100216220106
一眼看破了竹本心思的真山啊..
暴风截屏20100216220121
森田与阿久的第一次见面在他们欢快的吃着东西时发生了,森田非常欢快的跑出了房间..据说,是对阿久一见钟情的结果?(对不起第一遍我真的没瞧出来,森田表达感情的方式让我消化不能..)
暴风截屏20100216220328
暴风截屏20100216220343
暴风截屏20100216215709
山田路过..此时真山正因为森田的诬陷处在“手推车改造门”中..(啊哈哈哈其实小妮子眼光不错)
暴风截屏20100216220206
暴风截屏20100216220211
做器皿的山田..










I love My Sister

无歧义,确实就是我爱我妹,打心眼里爱的实实的。
至于为什么..这问题有点深奥我想我可以跳过..
没有她照片..
关于我爱的人我基本都没有照片,这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我至今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我就没有问他们要照片或者干脆一点拿着我的数码相机拍好了。

“是吗,那把照片给我看看吧。”
“没有..”
“....”

经常容易面临这样的对话。

最近看的斯普尼克号恋人,很震撼,不过我依然很遗憾我到现在也没有理清自己关于这本书的思路。
图书馆里借来这本书的时候,看了下书皮后面的简介。说这本书只是掩盖在以同性恋题材为皮下讨论人的孤独的书,被我当场从心里鄙视了。可是当书里出现“人为什么要孤单到如此地步呢?”这句话的时候我却被无比的震撼了。
就像暹罗之恋时,MIU被朋友问“为什么你认为没有人关心你呢?”时小小的摇晃。
再比如植物学家的女儿里面,她们被迫分开时,那种眼神。

想到马上要分开的事实,就有XXOO的感觉。比起不知何时会离别,这种既定的离别让我更XXOO。以至于我每次都想XXOO的说一堆矫情的话,但是因为主观能动性以及客观事实性的相结合至今我只对琴大人和妖精说过怕以后寻觅不到她们想想就伤心的话,琴大人的回复我就接受了,可是妖精半冷不热的话就让我又XXOO了。混蛋我是真的不知道怎样才能一直留在你们身边啊,虽然我经常对着你们凶巴巴动不动就欺负你们还拖着你们指挥你们做这做那但是我的伤心无以复加只要一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的可能。我这么深情款款可是你们居然就这样糟蹋了我的深情。我发誓我目前最大的梦想就是和你们一起出去打拼几年然后攒本钱开家店...然后把你们都留在身边..
想一辈子都看到你们..
想一辈子都能吃到琴大人煮的东西..
想一辈子都能有开到凌晨N点的卧谈会..
可以手挽手一起逛街不管走多远我都不在乎..
可以一直笑妖精的不专情虽然我心里真的是很希望你找到如意郎君..
不开心了可以在你们面前哭哭笑笑砸东西抓着你们不怕你们日后会嘲笑我..
冬天可以抱得紧紧的取暖虽然其实我才是火炉..
如此如此..

我这一辈子到现在也就只在大学过过集体生活,可是却碰到你们。
我开始很讨厌你们..真的..我知道你们俩看不到这篇文..可是我真的写的眼睛模糊..

我从来不担心未来的漂泊或者艰辛,可是我害怕类似毕业这种活生生把人扯开的东西。

我还是个胆小鬼的,不够man..

好吧我脱题了,明明是要写我爱我妹的。

不过爱你们所有人,本寝的,隔壁寝的,还有隔了好几个寝的那个谁,以及这学期才熟悉起来的那个谁。

愿不愿意 能不能 好不好
一直一起



少女文。。。。

自习也有空发呆

心想着,就算是发呆也要养成愿意在教室里发呆的习惯。可是却开始想回寝室,怎样脑子里都飘闪着昏暗光线的寝室的画面。
一个人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教室里稀稀落落的几个人都坐着属于自己的事情。只听见电风扇转动的声音和偶尔椅子吱吱呀呀的叫声。侧身不远的后门开着,时不时吹进可以称为“穿堂风”的流动空气,托着牛和小卡两人的轻声细语,吹散她们的轻笑。
天气好的时候,四区和五区的教室总是让人感到特别惬意。明亮,柔和,而且视觉开阔。秋日的阳光不愠不火地落在眼前,突然想到谭咏麟的爱在深秋。
但其实我现在还穿着短袖。
——09.09.27 2:53pm

于4205

从阶梯进入惟义楼,慢慢走过半圆形的走廊。
下台阶,走过一段很长的明明暗暗的主线路,然后上楼梯。
今天挑了中午的时间过来,一路上踢踢踏踏都是鞋子与瓷砖地板的撞击声。
教室里我一个人,和一个转动的电扇,和着外面校园广播的声音,安静这个词无限放大。
——09.09.28 12:35pm

于4209

写作业,边听着笃姬的曲子,很莫名地想到很快要到来的毕业。
以及,毕业带来的离别。
三年半,可以在一起养成很多习惯。然后,习惯会发展成为一种羁绊。
说不明白究竟是怎样一种心情。
不管怎样,都要努力努力再努力,这样才有可能在以后的岁月里不至于寻觅不到。
——09.09.30 1:26pm

于5202

我很清楚的记得,十年前的今天,我端着一个小钵,拿着一双筷子,将两把椅子一立一倒,然后坐在院子里吃炖鱼。
这便是我开始喜欢吃鱼的标志。
十年后,我在教室自习,为了考研而奋斗,旁边放着一杯芒C,隔着过道,牛坐在那里看书。
顺便一提,MP4里正单曲循环地放着林海的静默。
国庆假期第一天,惟义楼非常清静,几乎要清净道没有人气的地步。
于是有一种其实惟义楼是我家书房的感觉。
中间间隙在四区和五区的二层游荡了一遍,像在检查出门的时候是不是忘了关灯关电风扇之类的样子。
没人,没人,还是没人,都没人。
到五区的某教室门口发现不雅orz画面,脑海里闪过一段死亡心电图后迅速闪人了。
对了,牛还给我吃了温州特产的鸭舌,想起了似乎很多年前我身边的小鸭子们。
小鸭子跳过那低低的门槛时,毛茸茸的翅膀会“呼”地伸展一下,很萌。
——09.10.01 4:26pm

于4206

凌晨爬上床,再看了一集笃姬。
关掉MP4后,耳鸣一直持续不断,因为寝室太安静了。
嗡嗡地一直叫个不停,没法睡,只好又打开MP4,用外音放那首静默。
想到很多,但对于现在没有什么倾诉欲望的自己,似乎也和没事没有两样。
中秋节啊中秋节。
——09.10.03 2:12pm

于4204

李霄云记

开始也并没有想到,会喜欢她。
在FP寝室偶然撞见江映蓉唱一个人向你,被她迷住,才开始看快女。
当时的李霄云对于我,是路人ABC。
十强突围赛里听到评委说她是内地女版张信哲的时候,我还在因为江映蓉没有直升十强忿忿不平而对这番评论嗤之以鼻。
暑假两个月,伴随我的除了北京之行,梦幻,日语外,还有每周五深夜档的快乐女声。
我看到了当年江映蓉对妈妈的安慰,看到了她像男孩子一样做修理。很多的理所当然出现在一起的时候却让人感动。
我也看到了李霄云一点一滴的故事。
芒果台,你真的不厚道。
从小对音乐的执着,对学习的认真踏实,对家人的孝顺理解,对朋友的诚恳。
当这些东西一点一点呈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也是一点一点,慢慢地喜欢上李霄云。
然后,到开学第一个周五,快女决赛的时候,听到那首太想爱你。
论唱功,你不会是最好的那个。
论舞蹈,你不会是最炫的那个。
论长相,你也不会是最美的那个。
可是你对于我,真的是最有人格魅力的那个。
那首太想爱你,太打动我。
去书店时,看到居然就已经摆上了快女的写真集。忍不住终于还是把李霄云那本买了下来。
虽然芒果一向又酸又招打,但是那句“令人瞩目的沉稳”还是让我觉得十分到位。
于是我所在的空间里,床铺上的天花板贴着霄云的海报,枕头下放着霄云的写真集,MP4里存着霄云的歌,电脑桌面摆着霄云的图。
周围的人说,哇塞,你中了名为李霄云的毒。
不过其实虽然我每天都像花痴一样把这些图和歌翻来覆去的看和听,但是我不是真的花痴了,我只是想把自己改变一下,重新定位。
李的沉稳,淡定,对于浮躁,不安定的我来说,像是镇静剂。我也希望成为那样的人。
好吧,写到这,找牛和小卡去了。

此处失火

此篇文章只限部落格好友可以閲覽
Next Page »